若宝

月寿不拆不逆
主推毛利寿三郎

叫克洛伊或者若宝 半社恐谢谢 近期会更新

《月寿》 礼物

  wwww,百忙之中抽空出来写寿三郎生日!祝寿三郎生日快乐,也祝大家新年快乐呀!毕业后的月寿!  ooc

  

  陆陆续续收到来自各个地方前辈们和后辈们的生日祝福邮寄来的生日礼物和新年祝福,对于刚刚大学毕业的毛利来说是相当心满意足的,但唯独还有一个人,还有一个人还没有。

  

  手机信息依旧停留在一月一日零点卡着互相发的新年祝福,本来是应该回关西老家和父亲哥哥姐姐一起的,但鬼使神差的为了月光前辈留在了东京把预定的计划推迟了。

  

  也是前不久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却一直处于暗恋状态不敢开口,他会甘心一直处于前后辈关系吗?

  

  答案是不会,总会有一个悄咪咪发现毛利暗恋越知小秘密的人去为他们来一个推波助澜,于是,毛利在犹豫该不该发信息的同时,就收到了越知给毛利主动发的信息。

  

  毛利哼着歌,在家收拾前后辈们提前寄来的礼物,大学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各干各的的事业,但都依旧惦念着对方。

  

  原本在好好收拾,但此时手机响起来了,特别关心的声音!月光前辈的信息,哼歌埋头收拾的猫脑袋立马闪烁着眼里的光就停下手里的活打开手机查看信息了。

  

  果然是越知,屏幕前的留下的几行字,毛利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果断解锁密码。

  

越知:明天,有时间吗。

  

  简简单单几行字,毛利敢打赌,他绝对把这一生期盼和运气都有在了这,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冒出运气都用在这的想法上,明天是他自己生日,大学并没有和越知考同一所,但都有陆陆续续的发信息,偶尔假期会约一起见面,不过对生日,就只能把礼物寄给对方。

  

  今年貌似会有所不同,毛利拿起手机,给越知回信息。

  

毛利:有的月光桑!

  

  如他所料,果然有时间,越知盯着,桌子上摆放着二对手链,他亲手定制的猫宝石手链,上面隐隐约约刻着寿字,另一对或许是他的私心。

  

  这一场暗恋并不是单向暗恋,而是双向暗恋,两个人都没有主动开口,而是把对对方的喜欢都藏在心里,谁也不知道谁会先开口,还是一直暗恋下去。

  

  时间敲定在早上10点,越知会去接他,至于去哪,他们都不知道。

  

  毛利攥紧了手里的手机,要知道越知平时这个时候是相当的忙,毕竟越知真的是个富二代,忙着管理公司内部之类的,这他就不清楚了。

  

  一整晚都是浑浑噩噩的,凌晨意外的,越知没有早早的睡觉,而是卡着零点给他发来了一句,生日快乐,毛利傻乐了很久,此刻谁也没有注意窗外在开始下雪了。

  

  翻来覆去到凌晨才磨磨蹭蹭的睡着,起来的时候就是将近10点了,完蛋,可能要迟到的节奏!

  

  随便瞄了一眼窗外,白茫茫一片雪,在仔细看看,雪地里站着一个人,熟悉的蓝色挑染,是越知,毛利很清楚越知体寒,他慌忙爬起来收拾好自己,有史以来,这个时候卷毛就显的非常的不友好了。

  

  “月光桑!”毛利匆匆忙忙从楼上跑向越知,这是这几个月来他们难得见一面。

  

  “没睡好吗?”越知低头向急匆匆跑向自己的某大猫关心到,以他对他的了解,他绝对没有睡好的原因绝对是看到什么想了什么到很晚才睡着,早知道如果是这样,那他应该把时间定晚点,让他多睡一会。

  

  越知手放在口袋里,摸着盒子里准备给毛利的生日礼物,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晚点拿出去给他,如果可以,他可以试着告诉他,打破前后辈的这一层关系。

  

  “月光桑在这里等了多久,为什么不上去?”毛利气鼓鼓的发问。

  

  越知有点想笑,别过头去,通常这个时候,毛利就恰当的知道不要在说这个了。

  

  昨天有谈到去哪,去看电影,之后就是去哪闲逛聊聊天。

  

  住在附近,走十几分钟就到大街上,两个人一路上无话谈,摸摸的并排走着往电影院的方向去了。

  

  电影是随便挑出来看的,两个人心思都没有放在电影上,而是对方的一举一动,直到电影结束,他们都眼里都只有对方,越知其实是想在电影中途把生日礼物给毛利的,但还是没有拿出手,因为旁边不知道哪个陌生人,陌生人坐的位置,稍微有点让他拿不出手,于是浪漫的机会就这样没了,毛利隐隐约约感觉出,越知在电影结束的一瞬间心情好像不是那么的,懂得都懂!

  

  后面就是看完电影,去闲逛,路边的小店看看有什么新奇的东西,和摸摸一些路边的乖巧小猫,时光总是过的很快,很快到傍晚了。

  

  两人低头,并排走着,越知在在看他,毛利微微侧头看着旁边那人,没有抬头。

  

  直到把毛利送到楼下时,越知才喊住毛利,把生日礼物送给他,毛利愣了愣,低头打开一条缝,是一条精致的手链,红色猫宝石,上面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刻着一个寿字,他可以从那个刻着的字认出来,这是越知的字。

  

  “生日快乐,毛利,还有新年快乐。”先是生日,再是新年。对于别人好像没什么,不过这算是一个小小的细节。他还是没有把那句话说出口。

  

  在毛利愣神之际,越知抬脚准备走人,毛利鬼使神差的拉住了越知,不合时宜的雪下来起来,几片雪花落在了毛利红色的卷毛上,“月光桑等等,我,那个我。”

  

  到嘴边的话有点烫嘴,他不甘心一直停留在前后辈关系,说吗,试一试,万一说出来做不了朋友,连前后辈关系都保持不了呢?人生总要勇敢一次!毛利寿三郎,大胆的上吧!

  

  “月光前辈。”下定决心,抬头看向月光,和他那双满身疑惑的眼神对视,没有用桑,而是带上了辈,“虽然知道这有点过分,但不过能再向你要一份礼物吗?”

  

  越知转过身面向毛利,“嗯,你说。”

  

  “做我男朋友。”简单直白的告白,毛利的手紧紧的攥着越知的衣袖,盯着越知那双好看的眼睛。

  

  越知并没有想到他会先说出口,刚刚想说什么口袋里另一个手链就掉了出来,毛利被掉出来的手链吸引了目光看到手链再回想起越知送自己的手链时,明白了什么。

  

  越知也没有想到会掉出来,不过再捡掉出来的手链之前,得先把某大猫提出来的礼物要求给给了,“这个礼物并不过分,我给的了寿三郎。”

  

  仔细一看,你会发现那两条手链是情侣款。

  

  某两人双向暗恋旅程结束了,当晚pyq就多出了一个照片,某些人雪地里牵着手,受上戴着手链的图片,大晚上就给重多人塞去了一份晚饭,甜蜜晚上去了。

  

  

一点点不知道什么时间段的小番外:

  

  1.

  在一起后的生活也是甜甜蜜蜜的,光是那一天的直球表白,而后被5g冲浪的前辈们看到的时候就疯狂收到大波信息,其实并不是他发的,而是月光桑!顾名思义,跟上潮流,顺便秀一秀还没有追到手的人。

  

  这就让毛利非常无奈又好笑的一点,在之后实际上毛利把自己的手链和越知的对换了。

  

  在一起后,恋人基本上很忙,要处理很多事情,所以基本上毛利会选择去公司楼下等越知,这天越知需要处理的文件事情较少,所以赶着能和毛利下班了,没有选择坐车,而是散步回去,散步回去图中,还能把某人心心念念的平底锅给买了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傍晚的夕阳,阳光照在二人脸上,手拉着手,配合着对方的步调走着,但如果越知没有抬起手看手表时间的话,这或许是非常浪漫的场景。

  

  据某白毛黑皮的人当时透露,本来是刚刚好看到越知和毛利,想上去打声招呼,结果两个高个子的,不知道看了什么,越知就拉着人跑起来了。

  

  

  2.

  游乐场欢声笑语的地方,安排好时间就是和喜欢赖床的恋人定好时间,陪着他去玩,放松。

  

  玩闹一天,夜晚坐在摩天轮上,升上高处,往下看,下面的美景,烟火闪烁着,很漂亮,毛利兴奋的指着一个地方,嘴里喃喃着摩天轮外的景色,在毛利的目光笑容下,越知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求婚戒指。

  

  事实上,在那一瞬间,毛利明白了为什么电视剧像这种求婚情节为什么会那么让主角们那个感动了。

  

  既然表白被你抢先了,那么求婚我来,且只有我来。

  

  

  哎呀哎呀,赶完了,有些地方描述的不是特别的仔细,祝寿三郎生日快乐www 新的一年,希望我能不做一个帅气的鸽子!也祝大家新年快乐呀,希望我能吃到更多的月寿粮哎嘿嘿,稍微写的有点乱,请不要介意!

  

  

  

  

  

  

  

  

  

  



  

  

  

  

  

  

一写就开始困是吧,呜呜呜呜,好想摆烂,但是不可以!

我好想摆烂

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

我的杯子,我的杯子就这么打碎了,好歹也要等我把可乐着打碎吧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可乐

《月寿》碰瓷之后得知对方是相亲对象

某天睡前脑补出来的月寿,觉得不错就悄咪咪的写下来了,ooc  

  

  

一.

  

  毛利寿三郎看着眼前被自己按在地上的高个子挑染的人,毛利盯着他的眼睛格外出神,那双眼睛,于毛利见过其他的截然不同,那是他说不出来的感觉。

  

  至于为什么,他会和人打起来,啊不,与其说是打,实际是毛利看对方好看个人子高,应该打不过人家,所以把人家给碰瓷了,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这尤其要他的“感谢好朋友”种岛修二,事情的起因,还有从几天前说起。

  

  在事情发生的前几天,因为毛利的家长出差 一个月,所以家里只剩下他和哥哥姐姐,隔天,隔壁楼住户,他的好朋友种岛就找上了他,起初,只是听某人说着他和人约见面的事情,然后抱着吃瓜的态度跟着一起去,结果变成了掐架现场,结果,他那亲爱的种岛学长,留下来一句“小毛利,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先撤了哟。”他轻飘飘的留下这句话,并且人还非常好心的把他推向了这个他不认识的人,还以最快的速度溜走了。

  

  如果能够重来,我,毛利寿三郎,绝对不会傻傻的过来吃瓜。

  

  思绪拉回来,毛利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想法 怎么开溜,如果再不回去,姐姐又要唠叨自己啦!于是,脑筋一转,就想到一个不错的想法。

  

  是时候,该拿出入江前辈祖传给我的演技手法了!毛利暗暗想到,毛利在松手之前,把他所能想到的伤心事都想了一遍,然后挤出来眼泪,委屈巴巴的看这眼前这人。

  

  眼前这人,似乎没有想过毛利会突然哭起来,毛利擦眼泪的时候,他偷偷的看了一眼眼前人,很显然,对方面对这种情况有点不知所措,很好,果然没事去入江前辈演技班凑热闹是对的,接下来,就是用那个了。

  

  在毛利抹泪时,挑染已经起身,他向他伸出了手,准备把他拉起来,仔细一看 他的手指节很细,很好看,但不过,虽然你很好看,但是事情还是要干的,毛利握住了男人向他伸出的手,秘技,关节取!


  虽然对这招很熟,但是,该疼的还是得疼,毛利扶住了右肩,“疼疼疼疼!不是,不带你这样报复好吗。”毛利的声音引起了少部分人的关注(提一嘴,附近人没有那么多),毛利趁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快速的溜走了,非常快留走了,留下了某人在风中独自凌乱。

  

二.

  

  越知月光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被人碰瓷了。

  

  在某一天,结束工作了的越知准备下班,去处理一些其他工作是的问题,顺便也处理一下过几天家里给自己安排的相亲,刚刚好,种岛修二就打来了一通电话,表示要过几天约他见面,在种岛还想继续说的时候,他毫不犹豫,把电话挂了,就只记住了见面这件事。

  

  到了约定时间,越知按照种岛给的地址前去,到的时候,种岛旁边还有一个人,貌似好像是在哪见过。

  

  种岛和那个人勾肩搭背的,小声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因为过几十分钟,越知要处理问题事情,所以他并不打算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

  

  越知刚想走向前去打招呼的时候,意外就出现了,至于是什么意外,谁知道呢。

  

  之后就是种岛把那个拥有红色卷毛的人推向来自己怀里,他还留下了一句话,“毛利,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以上,为越知为数不多的回忆,后面的事情,越知就记得之后红色卷毛小孩不知道搞了什么,把手给脱臼了,之后闹了一点事情让自己处理,越知此时就只有一个念头,别让我再逮到你。

  

  

三.

  

  等毛利把脱臼的手处理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的事了,不出所料,回到家就被姐姐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好了啦!我知道了姐姐,下次一定,下次一定。”毛利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他拉去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扒在桌子上等待着姐姐下一句话。

  

  姐姐无奈的摇了摇头,“待会有人会来,听说说父亲给你找的相亲对象呢。”姐姐笑了笑。

  

  毛利刚掏出手机准备给种岛发信息,就听到姐姐说的话,“我怎么不知道?!”刚说完,就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来了,抬头一看,几十分钟前见过,毛利不仅瞪大眼睛,“那个,啊哈哈,好巧啊。”

  

  “嗯,又见面了。”越知礼貌回答。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结束结束,摆烂摆烂好耶!  

  话说几天没写来着,忘了,好啦好啦晚安

  

《月寿》传说 上

  在镇子里,有一个传说,在雨夜的月圆之夜的时候,会有一个少年出现,但是他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存活上千年的妖怪,有人说他是一个半猫半人的妖怪,有人说他是一个人,但还有人说,他是一个猫妖,可以化为人形,他会在满月的时候带走一个人,进入他的领地,陪他永生永世,虽然有人能从他手逃出来,但都受到了诅咒。

  

  镇子上的市民在越知月光刚刚搬过来的时候,就对他讲了这个传说,诡异的是这些人名字上都几乎带一个月字的人,市民警告他,在雨夜的月圆之夜,看见红色的猫,不管猫做出什么可怜的举动,你都必须不要去管,因为都是装的,他经常会有这种方式诱惑你上钩,走进他的领域。

  

  越知是复父亲的命令前来这个镇子上,接手这个镇子平,所以当他听到市民们对他讲去找个传说,是自然不会相信的,他不会相信这些他认为这些虚伪的传说,而且他自己也养了一只猫,他并不会认为猫会像他们所说。

  

  他并没有马上接管这个镇子,而是选择等一切熟悉之后再做决定,他向来不会直接听从父亲的命令,在入住镇中的第一天,就一个非常自来熟的家伙和他打上了交道,种岛修二。

  

  种岛修二是一个非常自来熟的家伙,来的第一天就敢蹭越知家的饭,还对他讲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这一天,如往常一样,越知到后花园里小坐一会,但今天的天气不比往常,家家户户都显得非常慌张,甚至是害怕。

  

  “哟,月光!这个时候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种岛对越知说道,表情不比以前,现在的他表现的非常严肃,“进屋子里去吧月光,这个天气很诡异哟!而且,某样东西可能会在今晚出没。”说罢,种岛就自顾自的离开了花园回去了,临走的时候,越知看到了,种岛那诡异的笑容,仿佛这个人,他从来没有认识过。

  

  感觉,今天大家都挺诡异的,越知在犹豫一番之后,选择了听种岛的警告,他起身往家中走去,天空不作美,下起了,他并没有觉得什么异常,但他不知道,后面已经出现一只猫,“红色的猫。”

  

  猫化做人形,暗红色的卷毛显得格外突出,少年脸上只是毫不在意的一笑,手中撑着不知从何时有的红色油纸伞,口中喃喃自语道,“从来没有想过有人能长的这么像你,不过,毕竟是当你弃了我,我想要从你口中得知真相,尽管我知道那不是你。”说罢,便幻化为猫,向那件若大的宅子走去,毕竟错过了今天,就不知道又有等多久才能再次出来,我的爱人,你是否轮回了?我想你,想你几千年。

  

  越知擦拭着刚刚西的头发,看向来窗户,雨并没有停止,反而越下越大,但他再仔细一看时,雨中出现了月亮,像市民们说的,雨夜的月圆之夜。

  

  越知盯着雨中的月亮,好美,但随后,他转头一看,身后出现了一只被雨淋湿的猫,仔细一看,毛发,诡异的红色,猫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做为爱猫人士的越知,他二话不说,掏出平时给自家猫的医药,为那只受了伤的猫治疗

  帮猫的腿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的不是那么的深,越知拉开椅子,坐了下去,他看着红猫,红猫也盯着他,一人一猫对视着。

  

  红猫左摇摆着尾巴,越知养过猫,他知道,现在这只陌生的猫心情不错,但随后,猫跳下桌子,朝门边走去,用它那小猫爪,示意越知,开门,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样的意图,但越知还是起身为它打开了门,猫走出了房门,它回头看了看越知,摆了摆尾巴,示意他拿着不知从何时放在地下的红纸伞,越知也没有管那么多,拿起纸伞就跟着那红猫走向那森林。

  

  在走了很久的时候,越知可以感受到,这片森林,非常压抑,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何处,红猫把他带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的地方,当他在看向红猫时,红猫已从猫,幻化成少年。

  

  少年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玩个游戏吧,再往前面走就是迷宫,陪我玩个游戏吧,找到某样东西,我就放你走,玩个游戏吧,去到那个地方。”少年重新幻化成红猫,然后往前方的迷宫走去。

  

  “等等,告诉我,你的名字。”越知开口道,显然,他接受了这个游戏。

  

  少年回头看了一眼越知,开口道,“毛利寿三郎,等做完游戏,再告诉我你的名字吧,当然,你也有可能永远都走不出来。”

  

  你会走出这个迷宫吗,你会出来的,就算你走不出来,我也会让你完成这个游戏,陪我这一生一世。

  

  

  补一句ooc,这是哥在周五的时候上班打瞌睡想到的,感觉还不错就写下来了,毛利猫猫真不错,拜拜拜拜拜拜拜!下次见

《月寿》关于教后辈学习差点被气哭这件事

 新生发文   ooc 某个平平无奇上班摸鱼突然想到的脑洞

  

  

  众所周知,合宿有一个专门给初中生和部分高中生补习的地方,简单来说,补习班,由高中生学霸给你补习。

  

  毛利寿三郎坐在同是立海大切原赤也的旁边,他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就从以前还在初中部的事,他一向不会过问后辈的成绩,因为能进立海大的,基本上都是学习成绩相当好的,所以当由柳生和柳,仁王这三个人闯进一三三宿舍找他教切原学习这件事,他是一脸无所谓的答应,因为能找个理由逃训,虽然和月光桑待在一起特别好,但是,训练就没有那么的友好了,看着月光桑给自己定一大批训练菜单,简直生不如死!还有,做完那些训练,还要和平等院打练习赛,想想,那种感觉,毛利当即就同意某三个“非常友善”的后辈。

  

  如果可以毛利宁愿和平等院打练习赛,和完成那一大批的训练菜单,也绝对不会听新某三个人的花去教切原英语等一下科目。

  

  “毛利前辈,这个题怎么做”切原挠挠了挠头,切原看着这些像火星文字,然后默默的打了一个哈欠,今天一大早就被柳前辈喊清了,带到了补习班这边由毛利前辈给他补习,还好,不是真田副社长和远野前辈……

  

  切原看着毛利,因为从国语教完开始,毛利的脸色就越来越不好,现在已经教完了其他科目,只剩下英语,切原小心翼翼的发问,“毛利前辈,你的脸色好差,没事吧!”

  

  毛利抬头看了一眼切原,“这里主语不对,然后就是宾语,赤目小子,认真听课。”

  

  月光桑,你什么时候能结束练习,快来救我!呜呜呜呜,在切原不断的发问,重复的问一个问题时,毛利非常成功的崩溃了,当然,某个在所有初中生中最单纯的小海带,全然不知这个和他一样有着卷毛的前辈现在是有多么的崩溃。

  

    

  当越知月光结束自己都训练赶到合宿里补习班时,据部分在补习班人员友情提供信息

  1.原哲也和他的后辈远山金太郎:当时越知前辈的神情,绝对是他们见过最可怕的。

  2.种岛修二:做为和月光相处3年的人,除去第一次见面,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觉得可怕。

等一系列当场人员看到的景象。  

  

  毛利抬头看到越知到时候,仿佛看到了救星,“月光桑!这里这里!”毛利像越知招了招手,从脸色极差转变成心情非常好的样子,他给越知让出了他坐的位置,越知自然懂毛利的想法举动,叹了一口气,然后坐到毛利和切原中间,替毛利认认真真的开始教切原英语,然后呢,某个找到逃训理由的小家伙在旁边全程摸鱼,时不时就是看着前面发呆,时不时玩他的衣袖或者他的手指(当然,是毛利在玩越知的衣袖和手指),然后就是手在桌子底下招惹他(这里,请自行想象)。

  

  回到宿舍的毛利,被当即被越知制裁。

  

  

  

  

  结束结束,第一次写文,多多少少写的有点不好,结尾有点草率,会不会有一个后篇,等哥再次勤快了可能会有,某一部分切原提及真田和笃京,拜托,可以想象笃京被气的的程度,就是会不会直接处刑呢。

  然后就是提供信息,本来会有更多一点,但是懒癌犯了,然后我选择了放弃,唠嗑结束,睡觉!